客服 |
手机网
东方铜牛网欢迎您!
广告
> 股票 > 大学股票 > 正文

糟糕较差公司企业的定义和特征

2018-01-02 14:47 来源:未知 作者: admin
分享到
关注东方铜牛在线:
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√

    东方铜牛微信

在线咨询:
  • 扫描或点击关注东方铜牛在线客服

   糟糕较差公司企业的定义和特征
   有时反面教材的教育意义更大,让我们看巴菲特提供的反面案例:
“现在来看看糟糕的情形。最差的一种公司是那种发展很快并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来维持其发展,但利润却少得可怜甚至根本赚不到钱的公司。想想航空公司吧,从怀特兄弟时代起,航空公司的持续竞争力就已经开始让人怀疑。实际上,一个有远见的资本家当时如果有机会登上小鹰号,为了他的后继者们好,他应该毫不犹豫把奥威尔打下飞机。从第一架飞机诞生那天开始,航空业对资本的贪得无厌就已经注定了。投资者们把大量的钱投入了这个无底洞,吸引他们的利润却有可能永远拿不到。”(摘自巴菲特2007年致股东的信)
   糟糕企业就是那种只有资本投入而产生不了回报的企业,航空公司就是这类企业的典型。
   这段话牵扯到了飞机的发明历史。1903年,美国的奥威尔和威尔伯·怀特兄弟俩发明了飞机,并把第一架飞机命名为小鹰号试飞成功。飞机的发明本来是人类历史上的壮举,全世界各国人民靠飞机获得了不同于以往的密切联系,有力地促进了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。但看巴菲特的语气,却对飞机恨之入骨,恨不得把奥威尔打下飞机。这当然说得是气话,是指航空业对股东价值的毁灭,对资本只有吞噬而没有产出而言的。
   事实上,巴菲特本人非常喜欢飞机,他曾经不顾芒格的坚决反对动用波克希尔的资金购买了私人专机,并在连续两年的股东信中提到此事。芒格认为购买专机太浪费,是不顾股东利益的行为,而一向节俭的巴菲特在1987年的股东信里自我解嘲地解释说:“我们的目标是不论如何都要做对波克希尔股东与员工有意义的事,但你可能会问那公司专机又是怎么一回事?嗯!我想有时一个人总会有忘了原则的时候,我买飞机时正好走了神。”芒格认为没必要买专机,巴菲特认为有必要,两人争来争去,最后互相妥协把专机命名为“无可辩解”号。
   巴菲特所恨的其实不是飞机本身,而是航空业。航空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快一个世纪了,看到的总是资本接连不断的投入,而从来都不能指望回报,对一个资本家来说,就像是慢性扼杀,慢慢地把他所有的资本吞噬掉。巴菲特的这种感觉,有着他切身的体会:
   “而我,很惭愧,也曾经做过这种傻事,那是在1989年,我决定让波克希尔购买美国航空的优先股。支票上的墨迹还没干,这个公司就开始‘螺旋式降落’,不久,我们的股票也见不到任何分红。但我们还算幸运,在另一个经济周期,航空业的乐观情绪集中爆发,我们得以抛出所有的股票,而且赚得盆满钵满。接下来的10年里,这家公司遭遇了破产,而且是两次。”(摘自巴菲特2007年致股东的信)
   1989年,正是美国航空股票低迷的时候,巴菲特感觉便宜,便买了美国航空的优先股。没成想,以后几年的美国航空亏损累累,巴菲特开始明白航空业吞噬资金无法产出的商业本性,多次找机会脱手美国航空,但都没有成功。到1997年,突然市场对航空业青睐有加,把航空业炒到很高的价位,巴菲特趁机以高价脱手了美国航空的股票,还大赚一笔。那种轻松和愉快劲儿,就别提了。卖出后,美国航空业果然不出所料又重新陷入困境。有关巴菲特对美国航空业的心路历程,在1991年的股东信中多有反映,航空业投资是促进巴菲特后期更加成熟,投资技巧更加炉火纯青的重要反面推进力量。
广告

热门搜索

相关文章

广告
|大学股票 频道

糟糕较差公司企业的定义和特征

admin

|
   糟糕较差公司企业的定义和特征
   有时反面教材的教育意义更大,让我们看巴菲特提供的反面案例:
“现在来看看糟糕的情形。最差的一种公司是那种发展很快并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来维持其发展,但利润却少得可怜甚至根本赚不到钱的公司。想想航空公司吧,从怀特兄弟时代起,航空公司的持续竞争力就已经开始让人怀疑。实际上,一个有远见的资本家当时如果有机会登上小鹰号,为了他的后继者们好,他应该毫不犹豫把奥威尔打下飞机。从第一架飞机诞生那天开始,航空业对资本的贪得无厌就已经注定了。投资者们把大量的钱投入了这个无底洞,吸引他们的利润却有可能永远拿不到。”(摘自巴菲特2007年致股东的信)
   糟糕企业就是那种只有资本投入而产生不了回报的企业,航空公司就是这类企业的典型。
   这段话牵扯到了飞机的发明历史。1903年,美国的奥威尔和威尔伯·怀特兄弟俩发明了飞机,并把第一架飞机命名为小鹰号试飞成功。飞机的发明本来是人类历史上的壮举,全世界各国人民靠飞机获得了不同于以往的密切联系,有力地促进了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。但看巴菲特的语气,却对飞机恨之入骨,恨不得把奥威尔打下飞机。这当然说得是气话,是指航空业对股东价值的毁灭,对资本只有吞噬而没有产出而言的。
   事实上,巴菲特本人非常喜欢飞机,他曾经不顾芒格的坚决反对动用波克希尔的资金购买了私人专机,并在连续两年的股东信中提到此事。芒格认为购买专机太浪费,是不顾股东利益的行为,而一向节俭的巴菲特在1987年的股东信里自我解嘲地解释说:“我们的目标是不论如何都要做对波克希尔股东与员工有意义的事,但你可能会问那公司专机又是怎么一回事?嗯!我想有时一个人总会有忘了原则的时候,我买飞机时正好走了神。”芒格认为没必要买专机,巴菲特认为有必要,两人争来争去,最后互相妥协把专机命名为“无可辩解”号。
   巴菲特所恨的其实不是飞机本身,而是航空业。航空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快一个世纪了,看到的总是资本接连不断的投入,而从来都不能指望回报,对一个资本家来说,就像是慢性扼杀,慢慢地把他所有的资本吞噬掉。巴菲特的这种感觉,有着他切身的体会:
   “而我,很惭愧,也曾经做过这种傻事,那是在1989年,我决定让波克希尔购买美国航空的优先股。支票上的墨迹还没干,这个公司就开始‘螺旋式降落’,不久,我们的股票也见不到任何分红。但我们还算幸运,在另一个经济周期,航空业的乐观情绪集中爆发,我们得以抛出所有的股票,而且赚得盆满钵满。接下来的10年里,这家公司遭遇了破产,而且是两次。”(摘自巴菲特2007年致股东的信)
   1989年,正是美国航空股票低迷的时候,巴菲特感觉便宜,便买了美国航空的优先股。没成想,以后几年的美国航空亏损累累,巴菲特开始明白航空业吞噬资金无法产出的商业本性,多次找机会脱手美国航空,但都没有成功。到1997年,突然市场对航空业青睐有加,把航空业炒到很高的价位,巴菲特趁机以高价脱手了美国航空的股票,还大赚一笔。那种轻松和愉快劲儿,就别提了。卖出后,美国航空业果然不出所料又重新陷入困境。有关巴菲特对美国航空业的心路历程,在1991年的股东信中多有反映,航空业投资是促进巴菲特后期更加成熟,投资技巧更加炉火纯青的重要反面推进力量。

大学股票
日本人做爰高清视频